100年前技术控,孙中山登报请他当局长

      [来源:潇湘晨报]      2017-06-17 08:20:37

宾步程留德期间的照片。

宾步程在东安县山口铺大树脚村的故居一角。

1910年,在德国留学8年的宾步程回到湖南,他并没有急着加入清廷“游学生毕业生考验(试)”,去北京求取功名,而是投身粤汉铁路火车头的组装项目中。他第一次将自己的所学投入国内建设,成功装配好火车头后,他还小炫了一把开火车技术,将火车从长沙开出很远……

这个从大山里走出去的人,凭借自己的执着走进了两湖书院,走出了国门。他从德国学成先进技术归来,被孙中山、黄兴委以重任造兵器械、设计大炮。为了传授更多先进知识,他办工程教育当校长,做造币厂厂长、开发矿务,一步步实现“实事求是”目标。

他的一生历经繁华,也常有落魄,但不管如何,他那份想用技术改变社会现状的耿直,正是那代人救国的勇气和决心。撰文/本报记者伍婷婷

变卖四分田产赴两湖书院求学

90多年前,留着八字须的宾步程回到永州东安县山口铺大树脚村老家,看着因送自己上学而一贫如洗的家,内心五味杂陈。他绘制图纸,自己设计了三十多座联排房屋,百余间清一色的上海石库门建筑在那棵大樟树下展开。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也因这一排排“洋气”的房子,发生变化。

去年,宾步程的长孙宾千帆去到宾家老屋,屋前大樟树仍在,如一把巨伞般立在水井和老屋之间,不过百余间宾家老屋仅剩十余间,且墙壁上爬满青苔,走进其中满眼是残破的木头、缺失的瓦砾。“这里应该从两年前开始就没人住了,太破了,爷爷建这房子的时候,有些材料还是进口的。”

在这个山村,只要提及宾步程,几乎人人都能说出一两个故事。“他是留德回来的,留着八字须,我们这里很多人叫他‘八字胡子’。”有村民说。1880年出生的宾步程,家里兄弟五人,父亲靠着抬轿子营生。宾步程从小就入私塾,可家里太穷,期末欠学费,他曾被先生扣留书担。那时幸亏族人帮忙相劝,先生才退了他的书担。

本来以为再没机会走出大山,可一次偶然,改变了他的命运。他家隔壁大藕村有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在两湖书院上学,颇受张之洞喜爱。有一天,张之洞问少年,“你家乡有无像你一样的读书人?找一位与你做伴如何?”这位少年即刻修书回家,他家人询问周围是否有人想去,结果无人愿意。但这个消息传到宾步程耳里,他多次恳求父母让他去,最后宾父决定将家中仅有的四分水田卖掉助子求学,宾父说,“我家贫穷,衣食不支,如今倾家荡产为你交学费,学不成,不要回来见我。”

宾步程带着卖田的钱一路风餐露宿到达两湖书院,当张之洞见到他,得知他的经历后,大加赞赏,当即给他赐名“步程”。“爷爷在两湖书院读书非常用功,假期回到老家,曾祖父更加严厉,经常让他将两湖书院所学背出来。”宾千帆说,当时祖父抱着一定要有出息的信念,成绩非常好,正因为如此,1903年,当张之洞监管全国学务推进留学事业时,宾步程被选中赴德学习陆军。但这位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到德国后,决心利用德国工业技术雄踞世界前列的条件,改入柏林帝国工科大学,学习机械工程,着意于“兵学制造”。于是,他在德国一待就是8年。

孙中山、黄兴委以重任的技术控

1910年,宾步程学成回国,正好赶上粤汉铁路的修建,他回国后的第一任职务就是粤汉铁路长沙—株洲段工程师,他的第一次技术试验便运用到火车头上。

当时,中国建铁路使用的火车头都是从国外购买,拆散用轮船运回国内,再花高价请国外技术人员组装。宾步程经过一段时间自学和研究发现,他完全可以自行组装。结果如他所料,他成功装配了进口火车头,并将火车头成功驶出车站一段路程。试车顺利,投入运营,节省了一大笔开支,他也赢得了众人称赞。

那时,他常检验车头牵引和列车的运行情况,在其《湖南光复纪念日之感想》一文中有一段描述:“是日黎明时,亲驾火车由北门(按:即北站)往株洲。经过小吴门,而四十九标之兵士,不明真相,以为内中必有满清大员趁机逃脱,放枪如雨。而车头被受弹伤,试一检查现在该路旧火车之锅炉,其弹痕或尚历历可数也。幸吾开车最速,未及于难,亦云幸矣。”从此,大家就送宾步程一个绰号“火车头”。

这位“技术控”回国后不久,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2月,时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与陆军总长黄兴,通过《申报》发消息召宾步程前去,任命他为金陵机器局(即军工局)局长。宾步程和黄兴、孙中山交情颇深,前者是他在两湖书院的校友,两人同时被张之洞选中出国留学,一个去了德国,一个去了日本。他跟孙中山的交集是在柏林帝国工科大学后,那时孙中山因兴中会发动惠州起义失败,亡命美洲,宾步程等几人邀他赴德发展“革命同盟”组织,还以自己的寓所集合志愿者入盟。这中途还出现小插曲,当时入盟的名单被盗,稍一不慎就波及众人。宾步程临危不乱,带着手枪去到大使馆化解危机。大使馆负责人问他是否参加革命党招待孙中山,他非常肯定地回答:“孙中山是中国人,我是留德学生会会长,凡中国人到这里,都有招待之责……”孙中山后来离开欧洲没有路费,也是宾步程多方筹措。

宾步程就任后,在很短时间内,仿制美国白朗宁手枪和德国马克沁重机枪成功,后来他还模仿设计了“七五式山炮”,由上海兵工厂生产。

宾步程不局限于这类机械科学,他还意识到,无线电报是以后的趋势,他将所知的无线电知识编译成《无线电报简单机器学》,并认为无线电报最为紧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证实了他的这一观点。不过,这条兵器械之路他走得并不顺畅,待孙中山、黄兴发动“二次革命”兵败后,他不得不逃回湖南。

作为湖南代表参加全国工商会议

在宾步程的一生中,“实业”占据了很重分量。“外公的这一生,实业首位,其次是教育。”夏超一在整理宾步程的资料时感慨。

辛亥革命后,他先后主持了河南焦作煤矿、湖南水口山矿务局、湖南造币厂、湖南黑铅冶炼厂等工矿企业。

湖南造币厂于1922年10月24日由商办收回官办,宾步程担任厂长,于当年11月试铸了一批二角、五角银币。他为此致函省议会及长沙各报馆,随函赠送省议员每人一枚新铸二角银币,赠送各报馆一枚五角银币。但这次铸币,省议员王克家有疑议,他在省议会说,鼓铸袁头币是帝制余孽,欺诈取财,慷公家之慨送人情。宾步程针锋相对,“省议会所定的造币厂章程第27条内载,货币钢模花纹及重量,须以国币为准,试问湖南即为湖南国耶?抑湖南省所隶为另一中华民国耶?‘国币’二字,究以何国为标准?若谓鼓铸袁头国币为帝制余孽,则王兄今日在议会所领之薪水,非袁头洋乎?”湖南造币厂试铸一批银毫之后,即拟改铸银元。当时厂内铜料即将用完,而铜价又正在上涨,铸铜元已赢利不多,他请求改铸银元,得到当局批准。就在派人去上海找银元材料时,工厂内部分化,“当时传言说宾步程携款逃跑,事实上,他去上海交涉银元材料之事,后来因为这次风波,他辞去了造币厂厂长职务”。

宾步程是个善于改进技术之人,担任水口山黑铅冶炼厂厂长期间,他发现当时厂里生产的白铅由改良土法冶炼,混杂铁质的锌较脆,原来锌中含铁的原因是因为土法炼制时使用的炉盖和铲锌所用的瓢都为铁质,所以每次出锌,总不可避免地含铁。于是他试着改用铜盖、铜瓢,铜与锌混合通过炼制正好成为质量很好的合金,用来制造弹壳性能大大提高。但也因为在主持水口山矿务期间,他镇压工人罢工被游街,后来,经过他的亲家唐生智疏通,接受工人所有要求,撤换矿务局局长,才解决此事。

但即便经历一些波折,宾步程这些年的工业实践让他的工科理论升华。1930年,他作为湖南代表之一参加了全国工商会议。他所在的组共38人,有水泥、火柴大王刘鸿生,纺织大王聂云台、荣宗铨,出版泰斗夏鹏、陆费逵、王云五,会计大师谢霖、潘序伦,统计学家刘大钧等,大家一起商议工商界需要“科学管理”,这在当时是非常超前的理论。

西方那套用在家庭,也用在教育上

在宾步程孩子们的记忆里,他豪爽、公平,对三子七女都要求个个要上学读书。他在国外学的那一套不仅用到家里,还用在后来的办学上。

如今在岳麓书院上悬挂的“实事求是”牌匾就出自宾步程之手。1914年,他接任湖南公立工业专门学校校长后,将其从落星田迁到了岳麓书院,将“实事求是”落到实处。他开设机械科、土木建筑科、采矿冶金科,还招收机械班、应用化学班等。当时该学校学制为预科一年,本科三年,微积分、机械工学、电气工学和实习是各科学生必修;各专业课参照外国工业专门学院和国内工科大学开设,教材多用英文原版教材;在硬件设施上,学校还设立附属机械工场、铅印部、化验室、试金室、图书管理室、药品仪器管理室等。

由于他在任期间,时局动荡不安,办学经费奇缺,为了解决经费问题,他利用学校拥有的技术优势,在学校开设工厂,自筹资金,自主开发教育产业来弥补经费不足。正因他如此经营,学校才有能力聘请上海、广州等留学海外的优秀教员。他任校长的十年间,培养出唐伯球、范澄川、刘岳厚、欧阳镜寰、柳敏、向德等科技专家,以及中共早期党员何孟雄、周炳文,军事干部王尔琢、黄鳌、邓乾元等,学校因此赢得“中国南七省第一校”之称。“他将自己游历欧洲的经验带回来,都用在了实业上,他跟黄兴、孙中山是好友,但自己不从政,他就想着将自己所学传授给更多人。”宾步程女儿宾晓冰说。

北洋政府时期,社会动荡,宾步程认为国民教育很重要,他邀集工业专门学校毕业的校友在长沙创办私立明宪女子中学(今长沙十五中),为了倡导男女平等接受教育,他将自己的七个女儿先后送进该校。“父亲是留德回来的,我们家用的是国外那套,很开明。”宾晓冰和姐妹们都在不同领域工作,这也和她父亲重视女孩教育有关。此后,宾步程发现湘南地区没有一所高级中学,又请在零陵创设省立第七中学,日军侵略湖南时,他将该学校迁到零陵双牌大路口乌鸦山。

1941年底,因积劳成疾,宾步程病逝。宾步程的事迹早已湮没在历史之中,如今,他的族人想通过修缮其故居,让世人知道,在时局动荡的年代,曾有一个“技术控”为改变社会现状出过力。

人物简介:

宾步程(1879-1941),字敏介,号艺庐,湖南省东安县山口铺乡人。1903年被张之洞选中留学德国柏林帝国工科大学。归国后,历任粤汉铁路局工程师、南京机器制造局局长兼火药局局长、湖南公立工业高等专门学校校长、湖南造币厂厂长、水口山矿务局局长等职务。

1912年3月15日,孙中山、黄兴委任宾步程担任金陵机器局局长。

宾步程夫人带着儿子和女儿在故居前的合影。

[责编:胡泽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