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不是‘老赖’” 湘西妹子用8年积蓄替父还债

      [来源:湖南日报]      2017-06-17 06:43:53

从法官张庆华(右)手中接过《结案通知书》,李芳(左)心中的石头落地。通讯员 向进 摄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何金燕 见习记者 曾雨田 通讯员 向进

80后姑娘李芳蜗居上海,用工作8年的积蓄和男友准备结婚的钱,替父亲还清了9年前的45万元执行案款。

“我爸爸不是‘老赖’。”李芳最朴素的愿望是,父亲能堂堂正正回家乡。

收到李芳替父偿还的借款,多名当事人老泪纵横。

办案20余年,法官张庆华接触了形形色色的被执行人,“见多了各种‘花式逃债’,首次遇到女儿替父还债。李芳是当今社会的一股道德‘清流’。”

今年5月10日,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法院开辟“绿色通道”,3天执结了相关的18个案子。

时隔多年,尽管一名借款人已离世,李忠父女始终没有忘记最初的承诺。

“我的梦想是替父还债”

每天穿行在人流拥堵的地铁,从城区摇晃到郊区5平方米左右的租房。一个隔板间、一张单人床、一个柜子,就是李芳在上海的全部。

李芳没有想到,走出“象牙塔”后,生活会和汪峰《春天里》歌词中描写的一样,“没有信用卡也没有他,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其实,蜗居的日子没那么难熬。每个人有奋斗的梦想和快乐,我的梦想是替父还债,让他不再躲躲闪闪地过日子。”李芳这样想着,一过就是8年。

近10年来,李忠一直忘不了那一幕。2008年,一个下着大雪的寒冬,乡亲们踏着厚厚的积雪,往他家送钱,“1万,2万……”

上世纪80年代,李忠是张家界最早的一批包工头,率先盖上了4层高楼,生活提前奔小康。2008年的冰灾成了李忠生意的拐点。受天气影响,其生意失利,不得不找乡邻借钱。李忠在本子上记下了一串串数字,共18笔,45万元。

然而,李忠的工厂熬过了冰灾,却没能扛过次年“橘子生虫”的谣言。听闻李忠的工厂倒闭,乡亲们上门追债。无奈之下,李忠远走他乡寻找赚钱的机会。

临走前,李忠从朋友处筹得几万元交给哥哥,叮嘱他:“老人家的钱不能欠,你先帮我把这笔钱还给朱老、王老、李老……”

让李忠没有想到的是,哥哥竟独吞了这笔钱。

此后,乡亲们疯传李忠是个大骗子,欠钱不还逃走了。2009年12月,16名借款人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将李忠告上法庭。

离开张家界的第二天,李忠到长沙看望正在读大三的女儿李芳。

“那天,爸爸看起来很疲惫,我以为是长途奔波的缘故。”李芳不知家中变故,还沉浸在与父亲团聚的喜悦中。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李芳没有见过爸爸也联系不上他,除非爸爸主动打电话给她。她这才意识到,爸爸可能出事了。

通过亲戚朋友、父亲的交谈中,李芳得知了真相。“这是父亲心里的一根刺,我不敢随意触碰。只有还清债务,才能彻底拔掉这根刺。”

2010年,大学毕业后,李芳被招到上海工作,坚定了替父还债的梦想。随着银行卡上的余额日益增多,她帮父亲圆梦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结婚的钱还能赚回来”

半年前,李芳想带患病的父亲去山东治疗。在用父亲的身份证购买火车票时却受限,李芳这才得知父亲已被列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她和男友掏出准备结婚的钱,提前启动了替父还债的计划。

随后,李芳试着问父亲一共欠了多少钱。“老王2万,老刘1万……”看着父亲掰着指头盘点每一笔债,李芳确信父亲对欠债一刻也没有忘。

得知李芳的想法后,很多朋友劝说她不要做傻事,“如今‘老赖’太多了。你何不拿着这笔钱带着父亲好好生活?”李芳则认为自己从小就被教育诚实守信,自己必须还这个钱。

今年4月,李芳向公司请年休假,想把攒下的30万元替父亲还清一部分欠债。临走之前,李芳找男朋友王磊商量。

“我们处了3年,从未听她提及此事。”王磊一下子懵了,他没有多想,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还有15万,我们一起回张家界,一次性把欠款都还了吧。”

王磊说,李芳是个善良淳朴的姑娘,“她坚强乐观,从不乱花钱,工作很拼命。我有信心,凭我们俩的努力,这些钱都能赚回来。”

从男友手中接过银行卡,李芳放声大哭,“这是我们准备结婚的钱,没想到他会同意掏出来。”

李芳更加确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和他父亲一样有担当,可以许其一生。

感觉“天上掉馅饼了”

5月8日,李芳携男友回到张家界,来到永定区法院求助。由于这一系列案子年代已久,知情人多已不在原岗位。曾办理过其中2起案件的法官陈建林将案件转给了执行法官张庆华。

见到李芳,了解基本情况后,张庆华即刻调取档案,联系当事人。

2010年5月,永定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判决李忠5日之内还款,本金及利息合计56万余元,李忠未能按时还款。

2011年5月,屈某等16人向永定区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执行局法官经多方查探,证实李忠确实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2012年4月,法院终止执行。

张庆华原以为,判决书会永远是一纸空文。

“办案20余年,第一次遇到女儿替父还债。为了李芳的孝心,我也一定要把这件案子圆满执结。”经过张庆华的多方调解,仅3天,李芳和所有当事人达成和解。

接到法官的电话,被借款人李利华感到很意外,“感觉‘天上掉馅饼了’。”

由于一名借款者朱某已离世,张庆华几经周折联系上了朱某女儿屈某。领到5万元欠款,签下和解书后,屈某感慨道,“时隔多年,我们根本没想过还能要回来。我想,母亲泉下有知一定会开心,因为她当年没有信错人。”

在法院大厅,年迈的被借款人张某拉着李芳的手老泪纵横,颤抖地叮嘱她:“闺女,告诉你爸爸,让他回来吧。虽然他欠了我们这么久的钱,我依然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把钱还清,得到被借款人的谅解,一切等待都值得。”李芳长吁了一口气。

次日,李芳回到上海,把还款一事告诉父亲。李忠沉默良久,背转身子,悄悄拭去眼角热泪,缓缓地对女儿道了一声“谢谢”。

“爸爸,您不是‘老赖’,乡亲都盼着您回家。”李芳轻声说。

“嗯。”李忠挪着步子,伛偻着背,朝卧室走去。李芳看到父亲后脑勺稀疏的银发,“我知道,那一刻,扎了父亲近10年的那根刺终于被拔出来了。”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李忠、李芳、王磊均为化名)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