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幼升小划片再现争议 追问开发商配建校

      [来源:财新网]      2017-06-16 16:56:08

北京昌平区紫金新干线小区的几百位家长在争分夺秒。炎日当头,他们连日奔波在昌平区政府、教委和信访办之间。

6月18日——昌平区小学登记入学截止日逼近了。他们要赶在这天之前改变孩子被划入条件比“自己小时候上的学校还差”的霍营中心半截塔小学(下称半截塔小学)这一事实。

事情起因于6月12日,他们在当天得知,所在小区一区、二区的业主子女今年要从霍营中心小学(中心校)的学区调出,被安排入学半截塔小学。

半截塔小学?有业主此前听都没听过这所学校。直到在一个小巷尽头寻到它,这位家长惊呼——“寒碜”“破旧”。据其实地考察,半截塔小学校舍“还是平房砖木结构”,“周边违建出租屋林立”“环境脏乱”,校门口的道路也“狭窄坑洼”。

比对卫星地图照片后,这位家长还发现,在公开资料中显示建筑面积1030平米的半截塔小学“看不到球场和跑道”。“这所学校能达到北京市的小学办学标准吗?”业主们生出质疑。

“超出底线了”“不能让孩子上”紫金新干线小区的业主以非京籍占多,多家有恒产,收入稳定,其中不乏白领、老师、学者、工程师等职业群体。

为什么遇此安排?该小区几位家长代表参与了和昌平区教委工作人员的会谈。据其提供给财新记者的录音,教委方说明,因紫金新干线开发商承诺配建的学校一直未见踪影,“从一期一直推到四期”,此前从2012年到2016年,教委为小区业主子女协议解决入学霍营中心小学(本校)。但今年该校学位不足,才将小区一期、二期的适龄业主子女划片至半截塔小学。

尽管教委方一再强调两所学校是“一个法人、一套管理队伍、一套课程体系”,只是分属“两个校区”,家长们却无法接受。

截至记者发稿前,昌平区教委给出的阶段性解决方案为:紫金新干线一、二区京籍和按京籍对待适龄儿童进入霍营中心小学(中心校)入学,但非京籍适龄儿童入学则需参加昌平全区的电脑派位。

这一结果仍然不能让部分业主满意。“回龙观地区近几年入学适龄儿童激增,教委发展策略不科学,规划不合理,造成今天如此尖锐的矛盾。”他们表示疑问。

据记者了解,今年北京因开发商配建学校引发的入学争议事件不止一起。5月,朝阳区入学新政颁布后,朝阳区金隅汇景苑项目小区的业主也集体向朝阳区教委提出抗议,原因是小区内配建的小学今年要纳入“多校划片”,但业主们认为“配建的小学应属于小区的公共资源”,小区业主子女应优先入学。

开发商配建的学校入学权归属谁?若出现类似紫金新干线小区配建学校迟迟不落地的情况,孩子怎么上学?其后或折射在北京长期存在的学位供给和学区治理矛盾。

开发商配建学校盛行

紫金新干线小区的开发商为新领域房地产公司。该公司一位客服人员告诉财新记者,学校配建学校至今未开工,是因为昌平区引进教育资源的安排生变。该区有意向引进北京市某知名中学的分校,但该中学相关人员在现场考察完后,觉得紫金新干线小区的教育用地不够,提出扩容要求。

昌平区规划委于今年6月7日发布的一则规划公示也显示,“为引进优质教育资源”,在紫金新干线教育配套用地西侧,“拟将一块面积约1.7公顷的二类居住用地调整为基础教育用地”。

近年来,包括北京在内的中国各地盛行由房地产商帮政府代建学校设施。而在北京,这也是海淀、西城、东城三个教育强区外的其它各区县引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方法——政府委托开发商代建学校,完成后交付教委,由其派驻教育强区的名校分校。

在北京各区,昌平区教育资源相对薄弱。近几年来,其陆续引进北京师范大学昌平附属学校、北师大实验幼儿园新校区等“名校”。

朝阳区住建委一位工作人员在2010年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对于新建、改建小区,按照规划建设的教育设施,在竣工验收之后由朝阳区住建委和教委联合验收并一起与开发商签订三方协议“直接交付给教委”。

另据一位房地产商在2015年向《法治周末》透露,北京绝大部分开发商都采用“捐校舍”的办法引入名校资源。与此同时,这种联姻的方式也让房地产商获利颇丰,“名校学区”的名头能使整个楼盘的销售额多出几亿元。

开发商代建,业主子女入学频陷争议

据紫金新干线小区业主出示给财新记者的购房合同,该小区一区业主于2009年签定的合同里并无配套学校相关内容,而2012年签定的二区合同里则标明了公共服务设施包括12650平方米的中小学,其计划建设时间为2013年4月1日到2015年1月31日。

那么小区配建的学校为何迟迟不见踪影?昌平区教委和开发商各执一词。

据多位紫金新干线小区业主告诉记者,教委方面认为主要责任在小区开发商。

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新领域房地产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代建中小学是开发商对政府的义务,该小区原先要配建的只是一所普通的九年一贯制学校,最终要交还给政府,“具体怎么用,由政府来说了算”。

在北京,开发商配建的小学还常引发“入学权”争议。此前已有先例。据中国新闻网2013年报道,万科集团在房山区引进北京小学长阳分校,并希望优先满足中粮万科长阳半岛项目业主子女的入学。但邻近小区中国铁建长阳国际城的业主则认为这所学校属于公办小学,与前者进行激烈争夺。

“小区楼下的小学不是可以优先上吗?”上述朝阳区金隅汇景苑小区一位业主则告诉财新记者,小区业主在2014年购得小区房产时,开发商承诺配建一所小学,业主们认为,“配建的小学应属于小区的公共资源”。该开发商曾打出“配备7500平方米的18班小学一处,建筑面积2100平方米的8班幼儿园一处”的承诺以增加楼盘吸引力。

而让金隅汇景苑小区家长们竭力争取入学权的原因主要在于,入驻该小区的小学为北京市朝阳区白家庄小学汇景苑校区,这所学校质量符合家长们的预期——其本部是白家庄小学,在朝阳区“排名前三”,此前已在该区建有五个校区。

专家:开发商配建学校属公共资源

开发商配建的学校是什么性质?若配建学校建设不力,小区业主子女在公办义务教育体制里应如何安排入学?广东当代民办教育管理研究院院长张铁明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指出,小区配建的学校应属于公办学校,资产属于公有,“虽然政府没有出钱,但政府在学校用地的出让金上已经给予了房地产商以优惠”。

因此由开发商代建之后应交由政府管理,“该小区的入校划片政策也应由政府进行统筹规划”。

张铁明补充,但在两种情况下,开发商能够获得一定指标来优先保障本小区业主的入学,“一个是开发商在建造之前就和政府签订过特别协议,二是该开发商对政府规定的学校面积自行增加,即由开发商自行划出更多的土地和投资更多钱从而与政府产生额外协议”。

若没有这两种前提,房地产开发商“无权承诺小区业主优先入学”,张铁明告诉财新记者,以广告宣传等形式都算是“承诺”类型。

紫金新干线小区在二区合同里写的中小学配套是“承诺”吗?上述工作人员语焉不详,其指出,小区内的中小学属于商品房配套范围,“应该要”解决小区入学业主子女入学问题。

而若属公共资源,紫金新干线小区业主则质疑,开发商几年内未开建配套学校,昌平区住建委、教委是否“未尽督导之责”。

义务教育办学投入政府有责

北京此前也曾曝光多起开发商出售楼盘时声称临近的在建学校为小区对口学校,但结果落空而引发的争议事件。

据《国际金融报》2010年报道,上述金隅嘉业房地产公司在销售通州楼盘“金隅7090社区”时曾承诺凡购买房屋者,其子女均可在史家胡同小学通州分校就读,但其后却因为开发商“未向学校缴纳配套教育费”导致业主子女无法入读。

《京华时报》也报道,2014年3月,昌平区北街家园小区业主自发到昌平区政府抗议。因为该小区开发商在购房时告知他们一条马路之隔的北京师范大学昌平附属学校是其配套学校。但这所学校建成后,业主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对于入学争议,相关各方常常各执一词。新建小区学区划分不公开是症结所在。《人民日报》2014年报道援引知情人士说法,教育行政部门在学区划分上选择封闭操作,主要原因在于“涉及多方利益,教育行政部门担心,越是社会参与越容易纠缠不清、议而不决”。

2017年4月,为抑制学区房畸热,北京叫停了中小学校与房地产商合作办学的行为。

新华社于4月20日对此刊发评论,指中小学与房地产商“联姻”,是将政府承担的义务教育阶段的投入、规划和建设等职责部分转移给了房地产商,因此使不少房地产项目堂而皇之地拥有了“学区房”的金字招牌赚得钵满盆满,也使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公平“失衡”。

[责编:李莉芹]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