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开国上将主动要求从中央委员候选名单划去自己

      [来源:人民网]      2017-06-14 15:11:23

原题:“把我从中央委员候选名单里划去”——记唐亮上将

文丨魏碧海

早春二月,紫金山残雪犹存,远在城南菊花台上龙柏和雪松群,宁静地守卫着安睡在两条台岗上的百余名烈士。烈士墓西侧有一座不起眼的墓,安卧着原南京军区政治委员唐亮上将。

每当踏上菊花台墓区时,我总是内心默默地崇敬唐亮政委的伟大人格。

请把我从中央委员候选名单里划去

1956年,党中央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召开预备会议时,毛泽东同志说,我们的党,是一个欣欣向荣,不断发展的党,每届中央委员,可以逐步适当地增加一些,一次不宜增加太多,现在提出的名单,看来增加的人是多些了,可否减掉一点。当时,这个名单已经发给各代表团酝酿了,有关同志听了毛主席的意见,感到要减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十分为难。

中央委员候选名单里,就有唐亮同志,当唐亮同志听到毛主席的意见后,立即向中央和主席写了一封十分诚恳的报告,要求从候选名单里把他的名字划掉,并且表示,他是大军区政委,即使不是中央委员,每次中央工作会议,他也有机会参加,同样可以及时听到中央及毛主席的声音。当时,唐亮同志是南京军区政委、军区党委书记,是全国57名上将之一,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唐亮同志是够得上被选为中央委员条件的。当毛主席看到唐亮同志的报告后,感叹地批示说,唐亮,唐亮,真是好同志,有的人,闹名誉,闹地位,闹军衔,少一颗星还淌眼泪,而唐亮同志在这么大的问题上,主动让位,令人敬佩。我同意他的报告。

由于党内许多同志强烈要求,在两年以后的八大二次会议上,唐亮仍然被补为中央候补委员。

不放走一个敌人不冤枉一个好人

五十年代中叶的“肃反运动”,是一件政策性特强的工作,唐亮政委亲自挂帅,主持军区内部“肃反”,我分配到军区肃反办公室甄别定案组任副组长,组长是军区军事法院院长铁瑛同志。唐政委常说:“一顶反革命的帽子,决不可以随便给人戴,十年内战时期,审查AB团时,伤害了同志,教训够深刻了。”有一次讨论一个案件,唐政委听了办案人员汇报后,连问了十几个为什么?三次退回要求重查。他又说:“人的脑袋,只有一个,生命只有一次,政治生命同样重要,决不可以有万分之一的差错。”

我应该作出表率

1953年,军委批示:部队女同志太多,要精简一些,按照实际情况,对这批女同志作转业、复员、退职、退休等多种方法处理。考虑到各方面原因,我们对唐亮同志的爱人未作处理。唐亮告诉有关部门,对他爱人应该作离队处理,后来机关党委考虑到唐亮同志的爱人已担任连级职务12年,给她提一级按副营级作退职处理。唐亮知道这个情况后,批评有关部门同志说,对我爱人作退职处理,我是支持和拥护的,但我不同意将她从正连级提升为副营级。挨批评的同志说:首长,我们是严格按照上级指示办事的,你爱人连级职务已担任12年了,退职前提一级,是符合上级规定的。而且,这种提级主要是增加荣誉和有限的退职金,请首长支持我们这样做。唐亮说,我现在虽是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是军区的主要领导之一,一定要为这次精简女同志工作做出表率,处理我的家属,要求应该更严格一些,而不应该有任何照顾。在唐亮同志的坚持下,有关部门把他爱人按原级别作了退职处理。

一项也没有超支

1951-1952年期间,全国全军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机关里有一位同志,写了一张大字报贴在办公室,说唐亮同志住的小楼用的水、电、煤,按军队行政规定,没有一项超支的,而且还有节余,引起机关全体同志的惊奇和钦佩。后来,秘书孙耀培同志说,首长对家人是十分严格的。每个月,他对家人,包括秘书、警卫员、司机、公务员、保姆都要开一次会,检查生活用品各方面使用和节约的情况,如用电,一只楼梯灯,楼上楼下都有开关,上楼开灯,人上去后,立即关灯,用水决不允许冲洗,用电灯泡不许用40瓦以上的。他说:“我们国家还比较穷,我们必须带头节约。”

1960年,国家困难时,江苏省委为了照顾军队高级干部的生活和健康,对粮食和副食品作了适当补助。这些补助的粮、油等东西,家人收下来了。唐政委下班后,对家人说,你们去省委办公厅,代我谢谢省委对我们的关怀,精神受领了。但所有物资一律退回,请配给比我更需要的同志。唐亮政委在生活细节点点滴滴的模范行动,也使人感动万分。

把我的房子让给新的领导住

由于长期在战斗、工作中的辛劳,唐亮同志身体一度很弱、疾病不断,坚持工作十分困难,他向中央军委写了报告,要求提前离职休养。为了照顾唐亮同志的身体,军委批准了唐亮同志离职休养。

唐亮向军区党委写了一个报告,要求把自己从现在住的房子里搬出来,让给新来的领导住。希望军区能为他在市郊找一套普通的房子,度过晚年就可以了。军区领导坚决不同意,但唐亮同志高风亮节的革命精神,却令人感动。

亲自抓水网稻田部队

1958年,中央号召各级领导,抓一下新时期部队工作经验,种好“试验田”。为此,军区党委决定,以步兵七十九师作为一个点,内容是总结水网稻田部队作战、训练、学习及思想政治工作经验。唐亮政委亲自挂帅,以二三五团二营5个连队作基础,加上师属22个分队分兵种演习及联合演习。

从春到秋的日子里,我们带着分队从南北兵营花园营房到苏州西郊进行训练演习。唐亮政委再三指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思想政治工作要研究出现的新问题。

有一次,他看完课目训练后说:“今天我在连队吃饭,但不允许对我加菜。”我当即和工作组宋涛、冯耀汉、李价等同志商量,一定要打通连队干部和伙房同志思想,遵照首长指示办。饭菜端上来,首长吃完后对我说:我吃的这顿饭,伙房有没有做小动作?我说不会的,我们分别都关照过。唐政委说,你叫他们把炊事班长给我请来。一会儿,炊事班长来了,唐政委微笑地说:“你是班长吗?请老实告诉我,今天这顿饭,做了什么小动作,对领导是不可以讲假话的。”炊事班长大声地回答:“报告首长,你们的菜,我加了一勺子油,请首长指示。”唐政委笑着对我说:“你们听,我猜着了吧!”回过头来对班长说:“给我菜上加油,这叫侵犯战士利益,懂吗?下次不可以了。”班长赶紧说:“报告首长,知道了。”

唐亮政委虽然走了20余年,每当我想起他时,敬佩之情就油然而升。(《大江南北》)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