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视点丨母亲节,致敬湖湘的这些“国之贤母”!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5-14 09:12:34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朱晓华 实习生 宋太桓 整合报道

有人说,推动世界的手,是摇着摇篮的手。

一个家庭,哪怕家徒四壁,

只要有一个正直、勤劳、善良、乐观的母亲,

就是心灵成长的圣殿、人才辈出的摇篮。

在母亲节到来之际,

来和小编一起穿越历史烟云,

去认识一批孕育湖湘巨子的伟大母亲——

● 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

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与母亲文七妹合影

毛泽东称母亲是“极勤劳的乡村劳动妇女”。母亲心地善良,为人慷慨,富有同情心,随时愿意接济别人。在上屋场,母亲又是最忙碌的人,上要侍候公婆,下要抚育孩子,洗衣做饭,养鸡喂猪,锄园种菜,屋里屋外的事儿让她安排得井然有序。母亲的性格宽厚温柔,对丈夫的粗暴专横,她能忍让,遇到丈夫发火打孩子,她总是委婉地从中调停;对儿子们的顽皮倔犟,亦能宽容,教育孩子也是耐心说服,循循善诱。

在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开始懂事时,家里的日子还不宽裕。每逢青黄不接的时节,只要穷苦的乡亲来上屋场讨米,母亲常常拿给他们。父亲不赞成施舍。为此,他们多次争吵。每当这时,小孩子家只能躲在一旁,不敢上前相劝。但时间长了,谁个在理,谁个理亏,孩子们也能听出其中一二分。

毛泽民从14岁开始种田理家。别看他小小的年纪,却是一个好管家,对家里方方面面的事情心里特别有数。

一次,细心的毛泽民发现自家的鱼塘边散落了几片鱼鳞,知道有人偷了他家的鱼。天黑后,他就约上小伙伴儿,不出声响地蹲在鱼塘边,等着抓偷鱼的人。不一会儿,只见对面人家轻手轻脚地走出一个人影,走近他家的鱼塘。那人先在他家鱼塘里捞起一条大青鱼送回家,渔网却留在鱼塘边。毛泽民没有作声,继续守着。没过一会儿,那人果然又来了,又捞走一条大鱼。这下毛泽民憋不住了,大步追了上去。偷鱼人自知理亏,只好让毛泽民把两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取回。

回到屋里,毛泽民把刚才发生的事说给母亲听。不想,母亲的脸却阴沉下来。她批评儿子说:“以后,你不要管这些事!捞鱼的那家人生活有困难。你这样一闹,怕是他家一夜都不能睡觉了。”毛泽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还有一次,毛泽民见到有人在他家田里折谷穗。一气之下,他将人家的箩筐和折下的谷子全都没收了。一进家门,他就火冒三丈地告诉母亲。母亲听后,心平气和地开导他:“那家人没有饭吃才来折咱家的谷子,你应该把人家的箩筐和谷子一起送回去。”毛泽民虽然很不服气,还是按照母亲说的做了。

母亲的言传身教,让少年毛泽民逐渐学会了做人的道理,为人处世也变得沉着老练起来。

有一次,毛泽民请一位帮工来家里打米,这位帮工趁他不在跟前,偷偷用围裙包了一些米藏在鸡窝里。这没有躲过毛泽民的眼睛,他不动声色地把那包米拿了回来。

傍晚收工后,帮工悄悄走向鸡窝,在里边一个劲儿地摸着。正当纳闷时,毛泽民已经站在他的身后。帮工无地自容,心想,自己“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一天的工钱肯定全“泡汤”了!面对羞惭气馁的帮工,毛泽民没说一句话,不仅付给他当天的工钱,还把那包米送给了他。

毛泽民继承了母亲的美德,一生清正廉洁。自从参加革命,毛泽民一直为党开创经济和金融工作。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时,他担任国家银行行长。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又是国民经济部部长。他守着钱袋子,常年经手成千上万的资金,却从不乱花一分钱,更不为个人谋私利。

在旧中国,尽管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下,甚至连名字都难得有人记得,但母亲的形象在毛泽东三兄弟的心目中却十分高大。

母亲去世后,毛泽东含泪写下一篇情义深长的《祭母文》追念母亲:“吾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恺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不作诳言,不存欺心……洁净之风,传遍戚里。”

毛泽东曾给同学邹蕴真写信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利己而不损人的;可以损己以利人的,而他的母亲,便属于第三种人。母亲对他们兄弟的影响,在他们一生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而毛泽民和毛泽覃兄弟,则为了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披肝沥胆,奋勇献身,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 蔡和森的母亲葛健豪

葛健豪

在湖南双峰县有这样一位特殊的母亲,年逾五十仍冲出重重阻力,倾家荡产,率儿女远渡重洋,赴法国勤工俭学。归国后,母亲继续办学,将儿女一个个培养成革命志士。儿女牺牲后,她又将孙子孙女送上革命的道路。这位伟大的女性就是蔡和森、蔡畅、向警予、李富春共同的母亲葛健豪。她用一生演绎了一个传奇,毛泽东、邓小平尊称她为“大家长”、“蔡伯母”。

葛健豪出生时,当地当时有三大望族:清代名臣曾国藩家族、“鉴湖女侠”秋瑾的婆家王氏家族和葛健豪娘家葛氏家族。他们彼此联姻,构成了封建统治阶级在荷叶的最上层。而葛健豪的父亲原是湘军的参将,后作过盐运使、按察使,与曾国藩有姻亲关系。葛健豪和哥哥由母亲陈氏抚养成人。葛健豪幼时聪颖好学,性格坚毅。 16岁时,葛健豪与永丰蔡蓉峰结婚。

1907年,秋瑾在浙江绍兴就义,对葛健豪的思想影响很大。1908年,葛健豪回到老家永丰镇,身边只有3个孩子,其中有13岁的蔡和森(原名和仙)。由于家境衰败,儿女们都没有继续上学业。他们就做起小买卖。但这样的生活,并不是这位做母亲的心愿。

当儿子蔡和森要上学读书时,她欣然同意。母亲的支持,成了儿子发奋读书的动力;儿子读书的优异成绩,又给母亲带来了欢乐和希望。她什么都听儿子的,尤其喜欢儿子讲时局的变化和革命的消息时,认为这是一件转变社会风气的大事,于是带头把自己头上的“巴巴头”剪了。她的行动,曾给永丰这个小镇带来了巨大影响,使得全镇剪辫子的人很多。后来蔡畅回忆这段生活时说:“我母亲在那时候,可真是一个可惊的妇女,当1911年革命爆发的时候,她已经50岁了(实际只有46岁—笔者),但她很受革命的影响,决定不仅她的孩子们,连她自己都受到教育。”(韦尔·斯诺:《续西行漫记》)

由于革命形势的发展,她越来越感到送儿女读书的重要性。当许多新的学校在省城长沙兴办时,她决计送儿子进省城去读书。因为家庭已经破产,拿不出旅费和学费,她把自己私藏了几十年的嫁妆——一包首饰拿出来,交给儿子去典当,使儿子蔡和森在1913年远离家乡,走上了读书救国的道路。

葛健豪后因其夫蔡蓉峰离家外出,丢下家里不管,使她想像秋瑾一样彻底打破封建的枷锁,走自由解放的道路。

1914年春,年近50岁的葛健豪带着儿子、女儿还有一个4岁的外孙女,一家三代进了省城寻求新知识。当她去湖南女子教员养成所报考时,学校老师见她年纪这么大了,还带着儿孙来读书,不肯让她报名。她十分气愤,要儿子帮她写一张状纸,到县衙去评理。县官默默地读了她的呈文,觉得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妇人,就在呈文上批上“奇志可嘉”四字,令学校破格录取。就这样,她被免于考试,进了湖南女子教员养成所。她一家三代人进省城求学,曾在湖南传为佳话。

葛健豪在女子教员养成所是十分勤奋好学的。为了尽快地掌握知识,她刻苦攻读各科课文,每晚学校的就寝铃声响过后,她还要自学几个小时才睡觉。她尤其喜读国文和唐诗,许多唐诗直到晚年还能背诵。她还不顾封建思想的束缚,敢于参加音、体等活动,起过很好的带动作用。

她的勤奋求学精神,赢得了毛泽东等有志青年的由衷敬佩。1914年春,毛泽东从湖南第四师范转入一师后,很快地与蔡和森相识了,通过与蔡和森的同学关系,也很快地相识了葛健豪,每次一见到她,总亲切地尊称她“蔡伯母”。

毛泽东在延安得知葛健豪逝世后,提笔写了“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的挽联。

这位伟大的母亲为中国革命养育出了出类拔萃的人:儿蔡和森、媳向警予、女蔡畅,女婿李富春——四位中央委员。

● 姜齐贤的母亲刘老孺人

毛泽东亲笔题词“国之贤母”

朱德为姜母所提祝寿诗

娄底珠山公园一隅,安葬了开国少将姜齐贤的母亲刘老孺人,墓碑上“国之贤母”的碑文和“毛泽东敬祝”的落款格外醒目。

姜母一共生了7个孩子,姜齐贤最小。姜母勤俭持家,打豆腐、卖南货维持一家人的生活,7个孩子个个都是读书人。

“五爷爷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毕业,七爷爷读书读得最多。”姜母的重孙姜卓能说。

姜卓能介绍,当时姜齐贤和3个兄弟参加了革命。姜老太太去武汉看望他们,有人问,现在兵荒马乱的,您不怕吗?姜老太太说:“到处黄土可埋人。”即将出征的儿子们备受鼓舞。

姜母常常教育后人,对穷人要有仁爱之心。

姜渭澄说:“奶奶从不嫌贫爱富,我们常常见到她把拖儿带女讨饭的人请进家里,用油煎两个鸡蛋炒饭给他们吃。”

姜母也很严厉,家里任何人都不允许打牌、赌博。“如果有谁胆敢破例,奶奶就罚他跪在祖宗牌位前,悔过认错。”姜渭澄说。

姜齐贤1931年9月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红军长征到达延安后,姜齐贤任中央军委卫生部部长。他参军后就一直没有与家人联系上。“邻居有的开始说闲话了,说姜齐贤没孝心,但奶奶不为所动,坚信叔叔是个孝顺人,每天还是一样做生意,打豆腐、卖南货。”姜渭澄说。

国共合作后,姜齐贤到武汉开会,照片登在报纸上被姜齐贤的五哥看到了。“‘老七还没有死,他已经去了延安’,五爷爷写信告诉了老太太。”姜卓能说。

姜母得知消息后,让姜齐贤的五哥写了一封信,叮嘱姜齐贤:“好好干革命,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1938年7月28日,姜母七十整寿。姜齐贤无法回家为母祝寿,深感内疚。一天,姜齐贤与毛泽东、朱德、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在一起时,倾吐了这件心事。毛泽东非常尊敬这位饱经风霜的革命母亲,便叫身边工作人员找来一块红绸布,托林伯渠代笔,在这块红绸上写了“国之贤母”4个大字,然后自己亲笔在右上方书写:“姜母刘太夫人七十寿辰志庆”,在左下方署名:“毛泽东敬祝”。朱德也即兴挥毫,在另一块绸布上题了一首祝寿诗:“人生七十古来稀,孟母贤劳说断机;哲嗣医疗称妙手,楼兰未斩尚戍衣。”

两块红绸辗转送到了姜母手上,姜母说:“国家一定会解放的,这两件珍贵礼物一定要世代传下去。”

● 曾国藩的母亲江夫人

曾国藩故居

曾国藩的母亲江氏年长丈夫曾麟书五岁。因曾麟书排行老四,故人称麟四嫂,后称江夫人。家风的影响和作用是十分重要的。曾国藩母家对曾氏家族的影响也不可忽略。

曾国藩的母亲江氏,拥有中国传统女性的许多优秀品德。她容貌秀丽,勤劳淑德,纺花搓线,烧茶煮饭,样样能干,并受家学影响粗识文字。

当时,曾家经济尚不宽裕,江氏与曾国藩的父亲成婚后,谨守曾门家训,操持家务克勤克俭,特别是侍奉公婆十分周到。曾玉屏晚年卧病三年,她与丈夫日夜轮流守护床边,毫无怨言。

江氏所生五男四女,“尺布寸缕,皆一手拮据”。曾国藩的父亲常以“人众家贫为虑”,而江氏总是“好作自强之言”相劝,或用“谐语以解劬苦”。

她常对丈夫说:“吾家子女虽多,但某业读,某业耕,某业工贾。吾劳于内,诸子劳于外,岂忧贫哉?”

曾国藩继承了母亲的性格,敢与困难周旋,有倔强之气。晚年时,曾国藩说:他们兄弟秉承母德居多,好处是天性“倔强”。“‘倔强’二字,却不可少,功业文章,皆须此二字贯注其中,皆从‘倔强’二字做出”。

曾家“半耕半读”,家境也算宽裕。比较而言,曾妈妈家的家底比曾爸爸强一些。她来自湖南湘乡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家业丰厚,墨香盈门,是湘乡地区的五星级文明富裕户,也算是大家闺秀吧。

曾爷爷虽有三个儿子,长子便是曾国藩的爹曾麟书,次子曾鼎尊早卒,三子曾骥云婚后无育。江家小姐嫁给曾麟书后,共生育了5男4女。这对香火不旺的曾家来说,真是莫大的福音。谁不满意这个“高产”的好媳妇呢?

曾妈妈在生育方面“产量大”,但最重要的还是她“产儿”质量高。她的大儿子曾国藩官封一品,二子曾国潢为候选县丞,三子曾国华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四子曾国荃官至两江总督,五子曾国葆为一代名将,可谓荣华已极。不但如此,曾妈妈的丈夫也是曾家湖南史上的第一个秀才。我国自古即有“妇以夫荣”、“母以子贵”之说。曾妈妈可谓“荣”“贵”兼得。曾家人兴财旺,军功章里,也有她的一半啊。曾妈妈真是了不起!

作为好妈妈,曾母的主要闪光点不是自身“高产”,也不是孩子们的“高官”,而是“勤俭持家”的好品质。

曾妈妈是传统的湘妹子,一生吃苦耐劳,用灵巧、勤劳的双手,缝衣做饭,忙里忙外,撑持十多口人的大家庭。如果仅有贤慧的美德,她是无法应付各种大小事变的。在她的身上,还有更可贵的品格,即坚韧、刚强。她与丈夫几十年相濡以沫,操持家务克勤克俭,对公婆遵从孝敬,家中一切艰难岁月,她都能扛得起。即使是阿公晚年卧厣3年,她与丈夫日夜轮流守护在床边,也从来无半句怨言。

曾妈妈是“曾氏家规”的主要执行者,也是“曾氏家庭文化”的重要缔造者。她谨守曾门家训,对孩子严加督导,使家庭事业逐渐兴旺发达。她的一身好品质,使她成为一位好妈妈,一位好妻子,一位好儿媳。

在曾家的发达史上,曾妈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曾国藩继承了他母亲刚强的性格,敢于和困难周旋,富有冲天倔强之气。但曾国藩也具有曲径通幽之术,他集中了父母的优点(他的四弟曾国荃才更像他的母亲)。

家庭条件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社会起点。但决定一个人前途的,并非其家庭背景,而是其家庭教育。曾国藩有这样一位知书达理的妈妈,使他有条件接受良好的传统教育,也使他顺理成章地走上了“科举之路”。

● 陶侃的母亲湛氏

典故:陶母退鱼

陶侃是东晋名将,曾任八州都督,征西大将军,封长沙郡公。

陶侃少年时丧父,家境清贫,与母亲湛氏相依为命。湛氏是位很坚强的女性。她立志要使儿子出人头地。在这种环境下,对陶侃管教很严,并通过自己纺织资助儿子去结交朋友。

后来,陶侃在县功曹周访的荐引下当上县主簿,才开始摆脱充当贱役的地位。

一次,鄱阳郡孝廉范逵途经陶侃家。正值大雪。陶侃因家贫,担心没有招待而怠慢了朋友,心中十分焦急。母亲看在眼里,安慰他说,你只管留客吧,我会设法招待好的。于是,她把头上的长发剪下,换成酒菜,又卷起铺床的干草切细,陶侃“斫诸屋柱”为薪柴,喂饱范逵的马。范逵事后得知,感慨地说:“非此母不生此子”!即使是跟随范逵而来的奴仆也觉得大过所望。

等范逵离开时,陶侃又追送百余里。范逵很感动,临别时问陶侃:“卿欲仕郡乎?”陶侃赶忙回答:“欲之,困于无津耳”。范逵遂向庐江太守张夔“称美之。夔召为督邮,领枞阳令。有能名,迁主簿”。这时恰逢州部从事来到郡里,他想借视察之名勒索赂贿,陶侃便让手下诸吏安心办公,自己出面对从事说:“若鄙郡有违,自当明宪直绳,不宜相逼。若不以礼,吾能御之。”从事听了便退了出去。

陶侃也未忘报答张夔的知遇之恩。“夔妻有疾,将迎医于数百里。时正寒雪”,众僚属皆面有难色。唯陶侃说:“资于事父以事君。小君,犹母也,安有父母之疾而不尽心乎”!于是请行,众咸服其义。后长沙太守万嗣路过庐江,见到陶侃,陶侃对他特别虚心谦恭,使得太守大为惊讶,临别时对他说“君终当有大名”。令其子和他结交朋友,而后才离去。

有了这样的关系,陶侃即被张夔举为孝廉。靠这种身分,陶侃可以进入洛阳与上层名流结识,去实现他的大志。

不久,陶侃做了渔梁吏,食用官府的鱼(腌鱼)。他念起贫寒中的母亲,就用陶罐盛了一点鱼送给母亲。不料母亲不但不受,还将陶罐封上退回,并附信责备说:“汝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增吾忧矣!”此事给陶侃以极大的教育,为陶侃后来做官的廉洁奉公打下了基础。

● 王夫之的母亲谭氏

王夫之故居:湘西草堂

船山先生姓王氏,本名夫之,字而农,号姜斋。因为晚年隐居在湘江西畔的石船山下,被学者尊称为船山先生。

船山小的时候,父亲家教极严,其母亲谭氏也是一样,在船山的教育上,费心不小。有时为了教育孩子们,经常自己先哭了,感动得船山泪流满面!

谭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她孝敬公婆,友善妯娌,辛勤劳作,勤俭持家。在贫苦的状态下,还能使家庭生计得以维持。

同时,谭氏在扶贫济弱方面也从不吝啬。经常把剩余的钱物分给贫困的家族中人,手头从不留余钱。她有一句理论,叫做:“奈何以有用置无用之地耶?”就是不要把有用的东西闲置着,不让它发挥有效的作用。钱这种东西,是有用的吧?不要把它存在自己的腰包里或者账户上(当然,那时还没账户这一说),要把钱拿出来,分给困难的亲邻使用。

只是存着,就不能发挥钱的作用,有用的钱财就会变成没用的废铜烂铁或者废纸。

谭氏告诉儿子们说:“你们一定要记住父亲的教诲,存钱或者买田,既不像儒者,同时也是招祸之源。”树大招风嘛,钱多、地多、房产多,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惹出意想不到的祸患来。

船山母亲对钱的态度,给船山的影响也很大。船山只要有钱,从来都和兄弟们一起花,剩余的就送给族中和邻里困难的人,也曾把全部积蓄拿出来筹兵起义,挽救国家危难。

船山这种对钱的态度,赢得了人们的敬重和爱戴。

船山后来与别峰庵长老关系很密切。一次,别峰庵长老对着大众宣讲佛经,竟然在讲说佛经时朗声说道:“天下无和峤之弊者,惟船山一汉。”和峤是西晋人,以存钱存物而著称,所有的兄弟、亲族和朋友等,都别想从他那里得到一金一银。当时人都把他当成吝啬鬼,后来就用和峤代称吝啬和贪婪了。长老的意思就是:当今天下,真能把钱财等,看成身外之物,不被它拖累,不受它捆束的人,就只有船山一个人了。当然,是不是只有船山一个人能够这样,那是另外的问题。但是,能像船山这样不受钱财拖累和束缚的人,确实并不多见。

钱这种东西,经常被俗人看得比命还重要,而对待钱的态度和处置钱的方法,也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人生品质的优劣。只爱钱的人自然不必论说,单说一个人如果把钱看得过重,那么他就不能在真正的意义上成为一个仁爱的人,他不会舍得拿钱去做善事,所以也就成不了一个高尚的人。岳飞曾经讲过一句话,叫做“武将不惜命,文官不爱财”,岳飞说如果能够这样,国家就有希望了。所以,对待钱的态度,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

● 黎培敬的母亲宋氏

黎培敬

黎培敬(1826年—1882年),字开固,又字开周,号简堂,湖南省长沙府湘乡县人,清朝政治人物,以清正廉洁著称,谥文肃。

郭嵩焘曾在他的诗文集中记录下黎培敬之母宋氏对儿子的家训:

黎培敬的母亲侍奉长辈,抚育儿辈,克俭克勤,常常在寝室暗自哭泣,而在家人面前却和颜悦色,言词爽利,上堂问长辈起居安否,使祖母和公公婆婆忘掉失孙、失子的痛苦。公公死,祖母死,她就更加与婆婆亲密相处,处处以一片至诚之心赡养照顾,婆婆死后按照礼俗进行安葬,宗族里的人都称颂她的贤能。

而自从公公死后,各位孩子的伯伯、叔叔以为宋氏孤单寡弱可欺,企图对她的家产予以掠夺侵吞。对于器用财物,不断求取。前辈留下一端溪石砚,质量优良,丈夫的一位堂兄想强占为己有。宋氏正色对他说:“为儿辈读书,祖宗遗留下来的这个砚池我希望能够最终保存下来,其他财物你尽管拿走。”这位堂兄感到惭愧而离去。

到了饥荒年间,宗族中的人都想把家产作抵押,以求卖出去,抬高其价值,为此而争论不休,久久不能作出决断。

宋氏表态说:“有一个年长的人,贫乏潦倒值得可怜。祖宗遗留下来的家业,应当由我来继任。”

几个儿子年岁长大,就学读书,家务方面的事情,她一概不分派给他们,也不让他们知道,对他们说:“不想因家事纷挠你们的心志。”住在一个屋场的堂兄弟做游戏,儿子们暗自去偷看。宋氏对他们诃责很厉害。

有一个堂姊妹不慌不忙地对宋氏说:“你的儿子们有幸成人,为什么不对他们放宽管教?如果让他们居住在外边,他们要玩游戏,谁又能去禁止他们?”

宋氏流着眼泪说:“他们是没有父亲的孩子。我在世上一天,就要尽到一天的责任,其他方面我一概不过问。”

● 丁玲的母亲蒋胜眉

蒋胜眉

丁玲的母亲蒋胜眉曾在常德女子师范和长沙稻田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读书,之后回到常德女子小学担任学监。

刚毅、自强的蒋胜眉对女儿从不娇宠溺爱。她十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亲自教女儿读《古文观止》、《论语》、《孟子》。在母亲的影响下,丁玲从小博览群书,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基础。

14岁的丁玲以优异成绩从小学毕业。暑假中,母亲送她到桃源县报考第二女子师范学校。那时,学校要学生缴纳保证金,母亲没钱,留下一枚金戒指,托女管理员变卖。那位女管理员将戒指卖了后,把交保证金余下的两元多钱交给丁玲,说:“你妈妈生活很艰苦,这钱可不能乱花。”

丁玲拿着钱,想着这些年来母女俩的艰苦生活,眼眶都红了。她小心地把钱放在小木箱里,用换洗衣服压着,一直没舍得花,到寒假回常德时才用了几角钱做路费。

正当学期快结束时,“五四”运动爆发了。同学们上街游行,丁玲也投入了这场斗争。她从小受母亲的思想影响,带头把发辫剪了。学生会还办了贫民夜校,向附近贫苦妇女宣传反帝反封建,给她们上识字课。丁玲在夜校教珠算,因为她年龄最小,学生们都管她叫“崽崽先生”。

暑假回到家,舅妈一看见她剪了发,冷冷地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丁玲不客气地回答:“既然不可毁伤,人的耳朵为何要穿眼,你的脚为什么要变得像个粽子?你那是束缚,我这是解放。”

丁玲高兴地向母亲讲述学校的各种新鲜事。母亲看见女儿在思想上、功课上都有进步,也非常欣慰。母亲告诉女儿,在“五四”运动中,她领着学生游行、喊口号,也参加各种活动,并且已经辞去省立女子高小管理员职位,专办妇女俭德会附属小学。眼下她除了继续办俭德女子小学以外,又在东门外为贫苦女孩办了一个小小的“工读互助团”,学生可以不交学费学文化,还可以得到点工钱帮补家庭。母亲受向警予寄来的书信文章的激励,常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积极参加社会工作。丁玲看见母亲虽已四十多岁,却仍然热情洋溢,精神饱满,公而忘私,向往未来,也感到高兴、放心。

暑假过后,丁玲向母亲提出一个要求,希望转学到长沙周南女子中学去。这所女子中学是湖南有名的学校,向警予、蔡畅都是这个学校出来的。“五四”运动期间这所学校也很活跃。母亲始终是信任和支持女儿的,只是这所学校是私立的,要学费、膳宿费、书籍纸张费,这在母亲微薄的薪金中自然是笔不小的支出。但是母亲考虑女儿的前途,仍然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并亲自送女儿去长沙。

丁玲在周南读完二年级,因不堪校长阻碍学生参加社会活动,又转学到岳云中学。

1922年春节,丁玲应王剑虹之约准备去陈独秀、李达等创办的上海平民女校学习,舅舅出面粗暴干涉,他要求丁玲再过半年毕业后与表哥结婚。母亲却支持女儿,她认为孩子求知识,找出路,要学最切实的学问,是正确的。为此,家庭内闹了一场纠纷。

最终,丁玲摆脱了包办婚约和其他纠缠,放弃了即将拿到手的毕业文凭,于1922年春天来到上海,在这里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教育。她把名字改为冰之,废姓以蔑视传统意识。

1923年暑假,丁玲在上海见到向警予。

向警予同丁玲谈起她母亲时说:“你母亲是一个非凡的人,是一个有理想、有毅力的妇女。她非常困苦,为环境所固,不容易有大的作为,她是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向警予的这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丁玲的心,始终激励着她奋发向上。

● 齐白石的母亲周氏

齐白石故居

齐白石是一位真正称得上“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在绘画上造诣的深湛和风格的独特,自不待言;而他的崇高品格和铮铮铁骨,也举世闻名。所有这些,最初的源头都来自他的既普通又非同凡响的母亲。

1864年,齐白石出生在湖南湘潭县白石铺一户贫苦农民的家里。全家仅有几间破屋和一亩水田,每年只打五六石谷,不能养活全家,父亲和祖父还要卖零工。

齐白石的母亲是一位精明强干、勤俭持家的劳动妇女。幼年时的齐白石,常看见母亲春天纺棉,夏天绩麻,一人纺纱织布,连裁带缝,操持全家的衣着。家里的油盐钱,是靠母亲养鸡养鸭卖蛋换来的。家人的破烂衣服,由她浆洗缝补,弄得青是青,白是白。她常说:“笑烂不笑补,穷日子靠自己。”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齐白石从小养成了勤劳吃苦的习惯。

齐白石的父亲齐以德老实厚道,而母亲则刚强豪爽,好为左邻右舍的穷人打抱不平。

小时候,齐白石亲眼看到,母亲敢于用嘲笑的口吻和地保讲理。每当父亲受到人家无端欺侮的时候,第一个撑腰和出主意反击的总是母亲。

齐白石6岁那年,一个新上任的巡检从黄茅驿来到白石铺,一路上鸣锣开道,威风凛凛,许多大人都带孩子去看热闹。母亲问齐白石:“你去不去看?”

齐白石望着母亲那严峻的眼光,知道母亲的脾气,回答说:“我不去!”

母亲高兴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说:“好崽,穷人见官就背时,我们种田的人就靠自己一双手。黄茅驿没出过一个好官,看他做什么!”

在母亲影响下,齐白石从小就养成了鄙视官僚不慕官禄的倔强性格。

齐白石40岁那年外出游历,到陕西时,正做陕西臬司(类似当今的省法院院长)的樊山,想推荐他当“内廷供奉”,这在别人看来是极好的晋身之阶,齐白石却谢绝了;到北京时,北京有位官僚想为他捐一个县官,齐白石也同样没有接受。

齐白石7岁那年,母亲送他进学堂“发蒙”。由于家境贫寒,拿不出学费,齐白石只上了半年学,就不得不停学了。辍学以后,他帮家里干一些杂活,如浇菜、砍柴、放牛、捡粪等。

趁着看牛的余暇,齐白石“牛角挂书牛背睡”,勤奋地温习旧书。他常关在屋里练习写字,有时还喜欢照着书上的插图画画,画老牛、画小鸡。有次埋头写字画画,连上山砍柴都忘了。祖母叹口气说:“这孩子好学只可惜走错了人家。”母亲很体谅儿子,从来不责备他。

齐家原指望齐白石做一个能扶犁撑耙的“好掌舵”,但因孩子身瘦体弱,农活总是干不好,家里不得不改变主意,14岁那年把他送去学木匠。

齐白石跟雕花木工周之美学艺,很快学会了师傅的刀法,并借鉴小说上的插图,创造了很多新的人物形象。雕花木工离不开绘画,齐白石萌发了学习绘画的强烈愿望。

学绘画要买画笔和颜料,而家里这些年来又新添了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生活比过去更困难。他同母亲商量,母亲说,再穷也要支持他学习绘画。母亲让他抽出一部分工资去买画笔和颜料。

从此,年轻的木工在昏暗的桐油灯下,一夜复一夜地临摹画谱。在初步掌握了水墨画的画法后,他又四处拜师学习绘画技巧。25岁那年,齐白石结束了11年的木工生涯,在父母的支持下,走上了专业绘画道路,终于成为一位著名的书画大家。

母亲是对齐白石影响最大的人,也是决定齐白石的命运的人:

是她,家里再穷,生活再困难,也支持儿子学习绘画,并帮助儿子最终走上了专业绘画的道路;

是她,坚持对儿子进行品德教育,教育儿子再穷也要有骨气,教育儿子鄙视旧社会的官僚;

是她,把自己身上所具有的刚强、正直、富于正义感等等优秀品质都赋予了儿子。

齐白石毕生鄙视官僚、不慕官禄和几次辞官不就的举动,以及他那倔强、坚忍不拔而又有几分高傲的鲜明性格,都是母亲教育和影响的结果。

这是作为一位杰出艺术家不可或缺的可贵品德。齐白石自己曾经说过:“大画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官禄,方可从事于画。”是他的崇高品德成就了他的事业的辉煌,而赋予他的崇高品德的正是他的母亲。

资料来源:湖南日报、人民网、湘潭在线、娄底新闻网、百度百科等报刊、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资料图,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