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北上丨方力钧的版画世界

      [来源: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2016-10-26 20:16:08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这次的“湘江北上”展出了当代艺术家方力钧的一系列木刻版画作品,比人还大的光头,他们在和水抗争,和人们抗争。七联作的巨大木刻版画作品带来的冲击力,给人带来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展厅四周都是巨大的光头形象,其中大多数都是游泳的场景,也有的是在和人群对视,巨大的光头戏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是一种嘲讽也透露出一种无奈的气息。很难相信,在这个小小的展厅里凝聚了多少能量,多少冲击力,还有多少绝望。



“湘江北上——谭国斌与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方力钧展厅现场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版画系出身的方力钧对版画有着特殊的感情,版画历来适合制作藏书票等小型作品,而木刻版画的制作一直用作书籍插图之类。90年代后期,方力钧却制作了多幅巨大的版画,他一直期望在版画上有所突破,他追求完整的独幅创作的巨型版画所带来的巨大场面感和气派的视觉效果。而如此大幅的作品又能保持刀法的流畅,是方力钧木刻版画的技术难题,为了使得刀法的流畅和作品语言的力度达到统一,他借助了工业电锯等工具,圆刀、角刀、斜口刀于平刀的运用,使他以游泳为主题的版画系列,呈现出一种工业般的力度,木刻刀法的表现力,迥异于油画的笔触感,而显现出一种沧桑的力量之感。


《No.13》90x60cm  木刻版画 1995年


《No.12》 89x61cm  木刻版画   1995年


《No.14》 121x80cm  木刻版画   1996年

说到方力钧,在当代艺术史上有几个标签来形容他——“泼皮幽默”、“玩世写实”、“中国当代艺术第一人”……他以光头、大笑、自我嘲讽来树立艺术符号,而独创出自己泼皮与玩世不恭的艺术态度,所谓的泼皮其实并非一个贬义词,《红楼梦》中贾母笑称王熙凤是个“泼皮破落户儿”,其实言语之中充满的是玩笑的语气。而方力钧的泼皮幽默中更是兼有一种玩笑、痞气、放浪、无所谓,看透一切的意味,里头却透露出些许无奈。

我们评价一幅作品往往会以“审美”的角度去赏析它,而在当代,我们却换了一种视觉角度,以“审丑”的观念去剖析,在这个所谓的“丑”,即批判、揭露,把一些生活中一些形形色色的社会现状呈献在大家面前。方力钧的光头现象很多,或是嬉笑,或是发呆,或只有背影和后脑勺,或是打哈欠之类的无聊表情,除了是一种自我嘲讽之外,可能更多是对于现实生活的批判。

展览部分作品


《2001.1.9》 243x101cm  木刻版画   2001年

《版画系列》



谭国斌与方力钧


2004年春天,嘉德拍卖会在北京举行。彼时,谭国斌已是嘉德拍卖会上的常客。2003年的春拍会上,他看中了冷军的油画作品《五角星》,但觉得自己不懂当代艺术,没有轻易出手。不过他开始留心当代艺术。不久他认识了后来赴京的湖南当代艺术家李路明。李成为谭国斌当代艺术收藏的引路人。这次春拍,谭国斌就跟着李路明来学习。在大酒店门口,他们一起坐上了方力钧的车。此时的方力钧,已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高峰。一幅画就能卖几百万,甚至还没画完就被订购一空。闲暇时他开始玩收藏,这天他刚花70万得了一款乾隆的印章正在兴头上,没想到被第一次碰面的谭国斌泼了一盆冷水:假的。

方力钧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很不高兴。但谭国斌不仅言之凿凿,还建议如果不相信,就去古玩市场卖这方印章,30万有人要就是真的,没人要就是假的。一个星期后,谭国斌接到方力钧打来的电话,一开口就说:谭老师,你讲对了。

两人的友谊从这方假印章开始,甚至有了相互学习“同盟”:谭国斌带方力钧学古玩收藏,方力钧则带谭国斌了解当代艺术。有了这样的高手指点,谭国斌收藏了一批中国顶尖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湘江北上——谭国斌与当代艺术收藏展”。

[责编:李婷婷]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